- N +

疫情严峻形势下,音乐市场如何止损抗“疫”?

电脑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疫情严峻形势下,裁员潮真的来了音乐市场如何止损抗“疫”?210日,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宣布裁员500人,卡死现金流,降低成本自救。两天前,北京K歌之王与200多员工全部解除劳动合同的消息也登上了微博热搜,成为第一个被大众关注到的濒临倒闭的线下娱乐公司。

突如其来的新型肺炎疫情,让从餐饮、旅游、酒店、演出等线下服务业纷纷停摆。此前,站长资源平台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宣告了影视寒冬将进一步持续,而西北、外婆家等餐饮行业的发声已经让大家意识到了线下实体产业的危机。

27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出了行业倡议书,其中提到20201-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超过20亿,相关转发文章阅读量目前已10 。此次疫情在演出行业波及范围甚广,除了音乐演出,还包括了话剧、舞剧、音乐剧等剧院类型的演出。

线下演出已经停摆近20天,疫情什么时候过去还难以判断,演出行业却面临着按时复工也几乎无事可做的状态。可以确定的是,在场租、人工等固定成本下,相关业内公司已经产生了亏损,而线下演出恢复的时间也因为疫情而无法确定。

另一边,在线下运营无法开展的情况下,我们也看到各个厂牌、场地方、音乐人也纷纷开始了线上的探索。在此背景下,疫情将如何影响市场走向、音乐演出各方如何止损甚至开辟新的业务方向,都将成为接下来几个月的重中之重。

为此,音乐先声联系了多家音乐公司、场地运营方和多位音乐人,聊了聊他们当下的生存近况,以及风雨飘摇的音乐演出市场。

线下演出市场如何止损抗“疫”?

当线下演出受到影响时,大量乐迷要求退票或延期的情况就会出现,相关票务平台也在不停地调整自己的退票政策。

122日大麦网率先发布武汉地区退票政策后,124日,大麦网又发布了春节期间票务公告,开通了退票登记通道。

除了为用户办理退票,大麦网针对上游的演出主办方、票务代理方也发布了相关通告。24日,大麦网发布了一封致合作伙伴的公开信,提到自120日至229日,针对全国范围内因疫情取消演出项目的合作伙伴,大麦网对其予以代理费全免;而未取消的演出产生的退票,也会免除代理费用。

125日,专注国内独立音乐演出的秀动网也在微博发布了一条针对武汉地区和其他地区125-28日演出的退票政策。目前,秀动网尚未更新面向所有用户的退票政策,但是在其官方微博中,已经大量出现了针对某一场演出的退票方案。

虽然大麦网和秀动网都已经逐步出台2月底之前的退票政策,但是在微博和豆瓣等多个平台上,有不少乐迷都希望3月份的演出也做相应调整。部分乐迷认为,即便演出举办自己也不敢冒着生命危险观看,还有一部分乐迷认为自己好不容易抢到了票,能够希望演出延期。

此次疫情的影响到底会持续多久?北京乐空间的场地经理Regina向音乐先声表示,“二月的演出都已经取消或者改期,三月的还在观望。”

而位于疫情重灾区武汉的VOX Livehouse负责人朱宁提供的情况则更严重一些,他表示“二月的演出是全部取消了,三、四月也有延期和取消的,大多都还是等待最新消息。如果三个月不能营业,即使复工了,活动和经营也很难马上恢复,可能还会造成内容稀缺。”同时,他还认为,最坏的情况可能是影响持续到年底,不过大家都要先熬过上半年的空窗期。

摩登天空作为国内最大的独立音乐公司,其大部分业务都依赖于线下活动,疫情影响情况也受到了同行的密切关注。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告诉音乐先声:“第一季度我们的所有演出都已经完成了报批,音乐节和艺人的巡演都受到了影响,有的已经宣布延期。很多国外乐队来华演出也已经取消了,中国演出的取消对他们整个亚洲的巡演计划安排也都有影响。比较乐观地估计,四五月份可以恢复演出报批,六月开始演出,但是也有可能一直持续到下半年才能恢复演出。”

27日,黄昏黎明俱乐部(以下简称“DDC”)也在微博中提到,“自1月中旬休假以来,我们与几十支乐队反复修改演出细节,几度推后开业时间。”由于DDC的演出中涉及大量外国乐队和音乐人,因此档期的确定更加困难,大多数涉外演出最后都不得不取消。

那么,如果因为疫情的影响导致上半年所有演出受影响,相关公司到底能支撑多久?

根据中欧众创平台25日发布的《995家中小企业调研:85%的企业撑不过3个月》,大多数公司账上的现金仅能维持1-3个月,只有9.96%的公司可以维持在6个月及以上。参考以上数据,我们可以大概判断,作为中小规模的大多数演出公司的现金也差不多只能维持1-3个月。

如何尽量控制成本,减少一些损失?武汉VOX的负责人朱宁老师表示“长沙和重庆的门店由于是在商业综合体里,房租比较好谈;武汉是私人房东,就看能谈到什么程度了。人工最坏的计划是保证每个员工的基本工资和保险。”

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则对音乐先声说道:“因为上游公司都在家办公,没有办法及时走付款流程,去年的款项还有没回收的。各部门也已经在进行统计损失,听说主管部门也在统计,可能会给补偿。”不过这一消息尚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中国演出行业的倡议书中提到了“将持续跟踪调研行业状况,积极为演出从业机构和从业人员争取政策支持和金融支持”。根据音乐先声了解,27日至今,多地人社局出台了针对中小微企业的稳岗政策。

而即使是成本较低的微型厂牌(全职人数在5人以下)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上海小型厂牌生煎唱片负责人表示,“影响最大的就是动物园钉子户的巡演了,这意味着我们需要重新统筹整个巡演事项。”此前,动物园钉子户的官方微博已经发出多个城市门票售罄的消息。

动物园钉子户的主唱爆老师也对音乐先声表示:“本来打算在这个春天出EP,然后3月中旬开始我们第一次巡演,但是因为疫情,我们会有一点不知道怎么办”,但是爆老师还表示,“不过EP会照常春季发布,巡演也在努力协调解决中了!”

众乐纪创始人、音乐人陈鸿宇对于疫情的影响看得比较辩证,“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音乐人并不会有做一个企业一睁眼就欠钱的压力,至少还可以在家创作,也算积蓄能量。公司层面,虽然受到的影响没有纯线下的企业大,但线下演出是我们最大的工作内容和收入来源,所以也要开源节流,做好上半年财务紧张的准备。”

此外,音乐先声了解到,有不少准备全职做厂牌的从业者已经在去年辞职或准备辞职,但是由于疫情,演出行业受到严重的打击,又不得不面临重新找工作或在原公司继续上班的情况。

本就是自由职业者状态的音乐人和乐队们 ,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除了线下演出外,很多音乐后期工作也受到了影响。“除了词曲创作以外全都停了,大家回家以后都是借琴、借麦克”,缺省乐队的主唱Eric也表示,由于过年回家受到工作设备和地点的限制,无法和乐队成员见面,影响了录音进度,“自己也只能做些不痛不痒的内容。”

同样在上半年有录制专辑计划的音乐人叶凡表示,“录音棚都在停工,乐队成员、录音师、录音乐手还不能完全回到工作岗位,只能等大家回复正常工作后才能推进。”而当上游音乐制作受到了影响,也有可能会造成下半年演出内容的供给。

可以看到,疫情严重冲击到了演出行业的每一个环节,但总体上大家还是保持着理智观望的状态。场地、主办、音乐人都有着各自的焦虑,但也并没有一味地唱衰,也在现有条件下做着自己的探索,线上直播就是其中一种。

线上直播会是新出路吗?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游戏、短视频等线上娱乐平台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也迎来了高增长。对比电影行业对于线上平台的“同仇敌忾”,音乐行业内显然是另一种情况。

近期,音乐先声也了解到,一小波电子音乐爱好者又重新在虾米音乐的“趴间”活跃起来。 “趴间”既具有线上DJ的功能,还可以进行聊天。同时,具备视频直播功能的B站也成为各大厂牌、场地方供乐迷们“云蹦迪”的新阵地。

130日,原本做演出咨询的“音乐节RSS ”因为受到乐迷的启发,率先发起了“卧室POGO音乐节”的活动,宣布在131日在B站上以播放乐队以往现场演出视频的形式进行直播。虽然该活动整体比较粗糙,乐队的知名度也普遍不高,但是依旧吸引了大量无法出门的乐迷观看,直播结束后直播间在B站的人气值超过了10万。

随后,多家公司、厂牌主理人或场地方都开始和B站合作:摩登天空举办了“宅草莓音乐节”、街声推出Live@Home直播间、School学校酒吧推出云开箱,电子音乐人们开始直播放黑胶。

当然,其他平台也有相关的直播活动。网易云音乐也推出了“就在卧室音乐节”,上海夜店TAXX还举办了云蹦迪活动,该夜店的抖音直播间里DJ们戴着口罩打碟,还登上了抖音直播的“小时榜”。210日,太合音乐与快手联合推出了“云趴音乐周”。

其实,线上直播市场早就存在,音乐人选择直播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传媒大学发布的《2019音乐人生存报告》中就曾指出,相比于2018年仅18%的音乐人涉足直播,2019年调查发现,37%的音乐人有过直播行为。在曾做过直播的音乐人中,60%的音乐人表示曾经获取过收益,且年收益达到千元以上的音乐人占比46%,少数音乐人通过直播获取的年收入在50万甚至100万元以上。音乐人对直播的接纳程度和通过直播获得的收益在今年内有显著且正向的变化。

电子音乐KOL电板鸭在微博调侃道:“这段时间,不管是音乐人还是乐队,只要他们说:‘我/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那肯定是做直播了”。

虽然大家都在尝试线上直播,但是其中也有不少差别。首先,大部分直播间中播放的都是以前乐队演出的视频,并不能够算是真正的直播。赤瞳音乐旗下的乐队也尝试了直播,但是受制于乐队人员分散和设备等问题,只能实现单人直播,内容为弹琴唱歌和聊天,与传统的音乐直播相差不大。

为了解决乐队直播的问题,摩登天空也对乐队成员进行了云录制内容,再经过剪辑加入到宅草莓音乐节里。当然,对于电子音乐人在线播放黑胶的形式,可能还存在一定的版权隐患。但音乐直播的内容和形式,都还有很大的开发可能。

针对线上音乐直播这个问题,音乐人、场地方和主办方也都各自有着不同的看法。School酒吧的负责人刘非的想法很简单:“去年好不容易起来的热度,不能凉了。对于线上直播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已经在进行初步的尝试和学习。”身在武汉的音乐人冯翔由于疫情原因,所有的工作都受到了影响:“音乐人能生活下去多半靠演出,但是现在不能演出就只有把直播平台当现场了。”

乐队和小型厂牌也有自己的担忧。缺省乐队的主唱Eric对音乐人和厂牌对外输出的心情表示理解,并且认为线上直播也的确能够缓解各方焦虑的心情,不过他还认为,“如果单纯地拼贴现场的视频片段、观众位的手机录制,音质不好的体验,会让这股新鲜劲快速消散。”

 

厂牌生煎唱片也认为:“直播需要考虑到音质和画质的硬件基础,如果品质不好,观众体验也不好”。动物园钉子户主唱爆老师同样表示,自己没有参与直播是因为乐队没有拿得出手的素材。

 

场地方DDC在微博中提到,“现场直播应该是基于‘现场’而生的‘plus’。某种程度上讲,现场文化的盛行是'逆科技'而行的。”

 

School酒吧的负责人刘非也告诉音乐先声:“虽然有些人表示线上直播可以解决一个人看演出的尴尬、宿舍关门、打车回学校费用过高等问题,但是线上并不能替代线下。就算做了线上,也不过是为了心里有个着落,所有落地的买卖都没有办法止损。”

 

本身就拥有“正在现场”,有过很多直播经验的摩登天空则拥有更长久的计划。“宅草莓音乐节只是我们第一阶段的计划,更具备公益性,给乐迷传达积极地生活态度”,沈玥表示,这次的行动没有准备太久时间,在家办公也限制了工作的分发,是几个同事熬夜完成。“宅草莓音乐节的直播也是有时效性的,我们这次要做的不是吸引更多的人来看,比如朴树就是一个彩蛋,没有提前进行预告和宣传,就是为了给大家留下一种特别的体验。”通过4天的直播,摩登天空的B站账号带来了近10万粉丝。

接下来,摩登天空会在B站进行更多运营,旗下艺人也会有更多的视频在B站上呈现。“音乐人不是网红”,沈玥表示摩登天空希望不拘于传统直播,能有新的玩法,与线上平台进行深度合作,吸收平台玩法、出品新的内容。

“一种思路是与平台进行合作,制作类似综艺的节目,进行商业化招商;另一种则是售卖视频版权,通过版权分成回收成本、进行再创作。”目前,摩登天空已经在和抖音、快手等多家视频直播平台进行合作洽谈。

这次的疫情,让大量的音乐人、主办方涌进直播间,对于音乐行业来说,虽然是一次危机,但“危”中也暗藏“机会”。事实上,大量专注于线下演出的乐队、音乐人,其粉丝的线上活跃度并不高。虽然独立音乐人受到设备限制,但是从宣传角度来讲,对于线上平台的探索可以鼓励音乐人创作视频内容,扩大分发渠道,也可以提高粉丝的线上活跃度。

而对于更具备内容生产能力的公司来讲,此次疫情也提高了公司对于线上业务的重视,让公司有了开发线上增值业务的可能性。随着5G技术的逐步应用,线上直播也将具备更多的可能性

疫情当下,演出行业遭受重创已成事实。从大企业到中小微企业,再到相关的自由职业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实质性影响。在这特殊的时刻,音乐行业的反应就像一个集体,在短期内筹备并上线音乐直播供乐迷消费,体现了不错的自组织能力。

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虽然线上直播无法拯救当下的音乐演出行业,但行业能积极寻找出路,同时还不忘为乐迷传达正能量和积极的生活态度。最后,希望所有livehouse、厂牌和音乐人都能熬过这个艰难时刻,撑过去。


(责任编辑:admin)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电脑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返回软文广告列表
上一篇:全新今日头条引流攻略
下一篇:如何做好网络推广的营销策划